那边的斗篷星人

真·脑洞咸鱼(阿根廷牛肉风味

杀戮天使佣兵团,参上(四)

Rachel对房间进行了粗略的探查,但她信奉着小心为上的准则没有展开过于深入的发掘。在大体了解房间的概况后,角落处的大匣子顺利变身首号目标。每个学徒都清楚没了魔法的法师什么都不是,为避免沦落到这样的下场,Rachel必须有着极为精确的关于魔力的使用规划。她放弃了再次使用侦查魔咒的念头,尝试使用略显生疏的魔法波动感应,尽管魔力消耗极低的魔法波动感应只能检测出中阶或在其之上的高阶魔法。Rachel没有接收传自魔咒的警告,随后她心怀忐忑地接近并开启了匣子。Rachel又一次被艾德瑞希④所眷顾,也许今天应该称为她的幸运日。匣子没有附加任何魔法,内部也只装着一些无足轻重的杂物,Rachel将杂物适当地清理了部分,留出可以容下她整个躯体的空间。Rachel迈入匣子将匣盖合上,等待着另一个游戏者发出弃权声明。
不过这次Rachel确实失算了,因为另一个游戏者根本没打算认真进行游戏。Zack连房间都未出就被缇络妮堵在门口“Zack你最好把之前发生的事完完整整地告诉我,不然你很有可能一月之内都无法离开这里。”“没什么大事,只是处理了一下房间里的小老鼠。”“你最好不要欺骗我。下不为例!”“切---” Zack挑起嘴角发出清晰的嘲讽。缇络妮少见地选择了无视,她拎起裙摆大步跑向楼上,木制楼梯传来了痛苦的抗议。
深夜中二楼的小书房仍灯火通明,透过飘窗一个男人的身形依稀可见,他有些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小书房的门被人重重推开,缇络妮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前。男人走近缇络妮双臂合抱闷声质问着她“缇络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Zack又在房间里捣乱,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先说正事,博鲁塔,买家联系到了吗?”“有几个可以考虑联系,是上次我们见过的那几个。”“哦,我记起来了,是那几个挑三拣四的家伙吧。他们觉得获取人体器官好像是件简单地不能再简单的事,现在连寻找合适的弃儿都越来越难,如果他们不是交易对象,我一定用他们来做下一个活体实验。”
眼看缇络妮声音一层层拔高,博鲁塔伸手制止了她“你现在最好安静点,你要想让全城都听得一清二楚吗?”“哼,信仰光明女神的那群废物只会像最低级的初生亡灵一样漫无目的地四处破坏,即便知道这些他们也无法对我们造成多少威胁。”“交易人要在几天后取货,要几件?”博鲁塔从衣服的裤袋中掏出一张折得歪歪斜斜的粗纸“都在里面。”缇络妮展平纸张逐行辨认着“看来还是个大订单,我去查看仓库里符合要求的货。”“最近福利院的情况怎么样?”“只有一个没见小女孩来找过她的朋友,她的魔法水平顶多算个菜鸟,而且她对于交易一无所知。”
今晚上的博鲁塔状态比之前更为糟糕,半点警惕都没有,计划估计会进行得顺利些,缇络妮咧开血色的双唇,将呼之欲出的大笑悄然压下,她期待着鲜血的甘美。
Rachel可以肯定自己至少等了30分钟之久,但整个房间仍维持着一片的死寂,即使是相邻的长廊也没有传出任何声响。这应该相当于弃权宣言吧,Rachel在一番比较后筛选出最为准确的想法。房间暂时是安全的,Rachel进一步推断到,这意味着她终于可以脱离拥挤的匣子继续执行险些作废的任务。她开始在房间内部搜寻遗失的戒指,不论如何亡灵法师的嫌疑高于院中的孩子。现实却令学徒小姐再次失望,Rachel小心躲避着魔法实验衍生物,翻找了所有可能存放戒指的地方,然而最后的角落也被排除,戒指依旧不知去向。但寻找中必有收获,她在接近房间角落的位置发现了一个通往更深处的暗门,它的上方覆盖着半块小毯并堆着存放杂物的匣子,也许暗门之下亡灵法师的秘宝正闪闪发光。暗门对应的控制机关在书桌靠墙面的夹缝中,Rachel的手尚可深入操纵,一个静音魔法对她的魔力存储量而言绰绰有余。
④艾德瑞希:幸运女神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