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的斗篷星人

真·脑洞咸鱼(阿根廷牛肉风味

warning:摸鱼,极其咸
(小伍长是美好的,是我太咸了画的不好)

       只有我觉得新出的Archer真的很像拉纳元帅么。。。

【reylo】the end of eden伊甸的终结(序) (刺客信条AU)

        warning:文笔极糙,尬对话,蜜汁打斗,我流rey。
        先预祝一波能坚持下来的各位观赏愉快。
        ready?
        go!

    


        坦白而言Rey是个对音乐并不敏感的人,但今天她不得不承认今晚的soul糟透了,距离last call还有四十分钟左右,而这具有强力催眠功效还在孜孜不倦地回荡在酒吧里。
       
         这似乎是Rey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希望能来点事打发一下时间。“好吧,还 是当我没想过,闲到睡着也比一场没底的恶战要好”随后她便头痛地发现这不靠谱的愿望实现地有多么快。即使来者戴上了兜帽,仅限于前额的遮挡却起不到任何隐藏功能。          
          Luke·Skywalker几乎是现代阿萨辛口中的传奇,作为他的弟子Rey对于他的实力再清楚不过,硬拼除了导致更糟糕的结果以外没有任何好处,顺其自然是目前看起来的唯一靠谱的选择。Rey用手指按压着双眼间的鼻骨试图使自己清醒一些,但她对此并不抱多大希望,尽力就行,她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今天酒吧延长了happy hour,介意我请你一杯么,master。”Rey知道习惯于半苦行生活的大师并没有对于酒的嗜好,不过她还是想借此缓和一下依旧处于逃家期的学徒和疑为前来讨人的大师间略带尴尬的气氛
        “我不介意保留这一杯 ,但今天我是为别的事来的。”Rey下意识地做出防御准备,她转动眼睛瞟向右手袖口,她的袖剑就在那里,她克制住了使用袖剑的冲动,然而不可避免的是luke仍然看见了她的小动作。
        “Rey,放松。”luke向Rey展示了他惯用的右腕,衣袖的夹层间没有刀刃和束套。
        “我们不打算用武力带你回去。”
        “愿闻其详,master。”
        “欧洲分部的人找到了the apple的位置。它就在美国。”luke讲话时的声音简直低到不能再低,Rey不由得庆幸她有一对好耳朵。
         “那么阿萨辛需要我做什么?”
         “我们需要你和Animus相配合回溯过去,找到the apple的准确位置,而任务结束后阿萨辛将不再干涉你的生活。”
          这确实是个极有可行性的选择至少在目前看来,可先行者血统所带来的第六感却在隐隐告诉她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遗憾的是时间和命运都没有给予她说出选择的机会。luke突然从转椅上倒转了半面,随后Rey找到了luke失踪的袖剑,它在luke左腕上,现在它正挡在luke和一个陌生人的匕首前。
        Rey在单手翻过吧台的同时开启了鹰眼,交杂的红蓝光源已经让她开始怀疑这是否真的有可能是一场有预谋的火拼,而对方对于数量的配置却不实在不太上心。luke的实力的确就如传说那般毋庸置疑,先前的偷袭者在Rey翻桌时便伴着惨叫倒在了吧台旁。
       哀嚎声承担了火拼报幕人的角色,各式武器终于来到了台前。
        Rey很快就迎来了第一波对手,两杆重棍几乎是同时向她扫去,Rey弯腰侧身躲过这阵前后夹击,她将重心向左侧转移并借助迅速转身的冲力以肘部关节重击相邻攻击者的脊柱,被攻击者的反应速度显然不及Rey,他甚至来不及防备就栽在了地上。趁着另一个袭击者呆愣的瞬间,Rey跳上了桌子以出色的弹跳力完成了一套不致殒命的低空俯冲式刺杀全动作。
       接着Rey提高了鹰眼的感知度,目前她的周围没有以她为目标的攻击者,红色光源都被蓝色的给拖住了。正当Rey困惑于阿萨辛们的下一步计划时,被重重包围的luke终于解决了他身边的干扰者。
       “Rey,跟上我。”Rey握住了luke的手,且再一次体验了阿萨辛传统体能训练的成果,卓绝的百米冲刺。
        在坐上接应用车的时候,Rey总算能在一个较为舒适的环境得知今晚“即兴演出”的来龙去脉。
        “Temple今晚的行动只能说是一次前哨战,目的不出意料是为了the apple的线索。”luke主动承担了解说人的工作,让finn因为过于专注解说而导致意外出现对于整车的人都划不来。虽然finn表示他驾驶的技术绝对可靠,但这件事至今无人能够证实。
       “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了Temple名单里的重要人物。附带一句,今晚袭击我们的人比起Templar更像一群喝醉的失意人士,打法毫无技术。”
        “欧洲阿萨辛分部被发现有他们的线人,好消息是线人得到的信息并不完全,他们只能确定DNA携带者在北美分部,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来了,反复而无规律侦查是他们常用的伎俩,今天演变为火拼的骚动就是这些探子在行动时所产生的副产品。当然如果仅仅是侦查这类的事,正式的Templar是不会冒着折损的危险出现的。”
        “Master,介意我打断一下么?Templar好像今天不打算就这样结束。各位做好准备,接下来的车速在一开始可能会有点难接受。”事实再次证明finn的车技远非不尽如人意所能概述的,Rey几乎有在乘坐狂飙坦克的错觉。
       finn用出了他在驾车时甩人惯用的全部招数,接连的高速过弯搭配着迂回绕道再加上大马力猛冲对于乘车人绝对称得上是终生难忘的体验。可不管怎么说他们终于甩掉了尾随的Templar。为此Rey在心中默默祈祷着下次开接应车的人千万别再是finn。
        hux目送着一辆破破旧旧的皮卡用类似装上火箭发动机的速度掠过了监视器,车上载的毫无疑问是Temple头等大敌之一luke·skywalker,和两个阿萨辛同党。雇来的业余人物对于工作的热忱度向来不是很高,hux没打算对他们有任何过高的期待,至少这趟行动所得来的信息已经足够分析目标了。他从整个活动的录像中截下了几个可能性最高的人员照片发给了klyo ren。半分钟后hux得到了回复。Temple公用显示屏上的一级任务名单首行又多了一个名字,Rey,而名字下方的照片很显然来自录像中luke·skywalker身侧的女孩。

相关名词解释
1。soul:一种酒吧音乐,节奏较慢,部分糟心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能有催眠效果。
2。last call:有些酒吧在结束前40分钟对于顾客的提示即不再提供饮品,对于文中的Rey约等于下班铃。
3。happy hour:酒吧小食或饮品促销活动的简称,在某些洲因有鼓励酒精消费的意图而被取消。事实上happy hour 在晚上八点前就会结束,在文中只是Rey用于请luke一杯的借口。

预个告:下一篇北美独战线正式开始。

这大概就是fgo2.0的俄国女皇吧。奶一口叶卡捷琳娜,盐川出我就氪爆。

【reylo】一个关于刺客信条的脑洞AU

现代线(人设加部分剧情)
rey:luke大师的学徒,是阿萨辛北美分部创始人的唯一直系后裔。被已亡父母托付于luke,自幼接受刺客训练,因厌倦于整日不变的生活,在16岁那年逃出组织,回到美国社会体验生活。转战多行,最后靠着组织练出来的巧手当起了酒保,但组织一直派人过来强行带人,基本上都是以rey胜出作为结果。但双方大战所造成的赔偿也往往让rey肉疼不已,为此rey处于安全和财力上的考虑经常变动工作地点。然而在某天luke大师亲自找上门来了,并表示组织找到了组织一直寻找的the apple的可能地点, 不过由于地点太笼统,需要借助animus通过rey体内的先祖DNA,模拟并回溯刺客大师的回忆确定地点,这个任务结束后组织将不干涉rey的生活。在luke与rey解释的过程中一伙圣殿骑士潜入了酒吧,同时趁机开始袭击,rey来不及考虑只能暂时和luke一起回组织。

kylo ren:圣殿骑士北美分部负责人。父母是刺客英国分部的主要成员,但由于事务繁忙难以教导klyo,打算将年幼的kylo托付于luke,圣殿通过渠道得知消息,snoke授意派出大量精锐在半路把kylo截胡,Liea和han因为圣殿对于刺客据点的佯攻难以脱身,北美刺客分部的间谍也用尽手段延迟消息的传达,最终使snoke的计划成功。snoke亲自培养kylo而且有意使kylo成为下一任团长,但snoke对kylo一直存有戒心,任命hux在作为kylo的助手的同时监视他。随着时间的推移,kylo有了直接参与捣毁刺客据点的机会,kylo的表现使snoke很满意,他同意让kylo去做一个“有趣”的大任务,找到并带会北美刺客据点创始人的唯一直系后裔。

关于设定的解释,(准确版建议参考百科)
1。刺客与圣殿骑士是思想相对的组织,刺客强调“自由”通过使用伊甸神器希望使人类获得真正自由,圣殿强调“秩序”,通过使用伊甸神器使人类能得到完美的秩序社会。 2。刺客的必备武器:袖剑。  rey的袖剑是祖传的,而且从做学徒起从不离身。klyo的袖剑在行李里被带到圣殿,在行李里被搜出,snoke不排斥刺客的暗杀方式,在达成结果最快的途径上snoke和某些刺客意见相同,由此kylo的个人授课多了一门。
3。先行者的天赋:鹰眼。 一种流淌在血液中类似第六感的天赋。红色为鲜血,敌人;蓝色是为盟友;白色为信息源,隐藏点;金色为目标或嫌疑人。(私设)鹰眼的拥有者在互相观察时,都为蓝色。 备注:先行者在刺客与圣殿都有。
rey的灵感很大一定部分源自desmond小天使,感谢他。klyo的为私设为主。
虽然育碧土豆只会在我买bug的时候送游戏,但刺客辣条的设定真心好。
北美独立战争时期的人设下次看情况更。
感谢观赏, 有缘下次见。

咸鱼的德哈AU脑洞x1

看飘的时候对斯嘉丽眼睛的描写突然一秒串戏到小哈,脑补了脑补性格,感觉哈利和思嘉在某些方面似乎有点像,于是。。。
设定即将开始
hp 飘AU cp已确定的有:dh,赫罗
注金三角性转!!!
ready?
go!

harriet→佐治亚洲庄园主之女。家庭属于较传统的种植园庄园,规模在洲内属前沿水准。自幼生活在马术爱好者家庭,对于骑术格外擅长。从小就混在男孩堆里,认识的男性竟比女性还多,男性间有一定人气。女性间比较尴尬只有rona,luna这两个好友,传/言主要对象之一。礼仪方面一直勉勉强强,在多比和母亲的多次教导后终于能在公共场合撑住礼仪。舞会苦手,舞会上全靠和童年玩伴应付时间。婚嫁无感者,对于择偶几乎不上心,为此父母和教父等人操碎了心。南方少有的同情废/奴/主/义/者的人,但受环境限制没有公开。
draco→游窜南北的投机商。祖上是信新/教的英国贵族,因当时国内原因而漂洋来美。家族此前并不出名,可自从父亲lucius开始做投机商后,由此扬名。完美继承了父亲的商业能力,甚至隐隐有超过之势。隐藏的马术爱好者,多次匿名参加马术比赛或溜去看马术。是hermes,blaize的校友。立场上偏向北方,在南方名声不佳,但货值备受称赞。对于女性很有风度,部分意义上的男性公敌。

今天先投放这些吧,下期更新rona和hermes的。
欢迎一起讨论脑洞,太太们来玩呀!
感谢观看!

【立flag】

立个flag如果这次活动抽到师匠,就去写师匠x梅芙的芝加哥AU,或者填上之前的迦勒底小组AU。

【脑洞向】迦勒底小组(部分成员设定) 2

备注:脑洞向架空,Trinity Blood背景,fgo,fz人物都有
cp目前已定的有 罗曼咕哒♀  枪弓  言切  双贞
ps:alter卫宫与弓阶都为性转!(务必注意)
ready?
go!

异端审判所篇
异端审判所:教廷所属处理部分敌对分子,敌对组织的特殊机构,非传统意义上的宗教审判所,现由言峰绮礼管理,与远坂凛以及其所属迦勒底小组为对手关系。

库丘林(狂阶):名义上的异端审判所成员总负责人。教廷的审判骑士。不过个人基本上不怎么管理,都是推给alter负责。选择进入异端审判所主要原因是因为可以以审判之名进行杀戮,被部分教廷人员称作异端审判所的断罪机器。家族的幺子。是家族用来斡旋政治对于言峰绮礼一派的示好,二哥是对于凛的表示。曾委托黑弓寻找实力相当的对手,alter由于工作过忙来不及寻人,无奈之下只能表示在闲暇的时候可以考虑和狂王约架。

黑弓:实际的异端审判所负责人。为审判世间所有的恶而进入异端审判所。从外貌上看疑似士子亲戚,但双方对此都拒不承认,极度厌恶士子的拯救思想,倾向审判与断罪而非救赎。杀戮技术高超的死亡淑女。为解决审判所管理人员急缺的现状长期教授狂王管理技巧试图早日交班,至今仍未成功。手艺可与士子媲美,却因公务繁忙很少烹饪,不过审判所内部主要成员享有此类福利。对猫类动物较为亲近。据教廷内部传言曾有人目击alter投喂流浪喵的场景,可惜的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这件事至今无人证实。白发源自母系家族遗传,母亲的发色是颜色极浅的金色,而在alter这边出现返祖突变为了白色。隔壁的士子因为辐射导致头发褪色。就此亲戚论仿佛获得了全面证据 。自称alter,为忘却原名。

藤丸立香:立夏的同一福利院玩伴。现就职于异端审判所。因异端审判所接受的情报被凛势力一派人物故意扭曲以至于误把同姓的立香作为系统的继承者挖进审判所。被骗包吃包住的立香就毫无自知地进入了某愉悦神父管辖的一点也不愉悦的异端审判所,被发现非目标后险些永久性封口。在意外证明了拥有对部分圣遗物的无效化作用后,作为需努力新人留在了本部,过上了日日被alter特训的日子。

玛尔达:审判所少有的真正虔诚者。对于信仰极为虔诚,审判所内部独享绰号“圣女”。加入审判所以传播教义,惩戒判定为不端的伪信徒。凭借近乎绝对的虔诚和极佳的机械空艇操作技术获得入试资格,最终入选审判所。自带私人机械空艇“屠龙者”。每天都在争取一分一秒传播教义,并在午间的电台时间上和玛丽有着严重分歧,时常演变为双人辩论大会。据教廷内部小道传闻玛达尔的资料评测中格斗为A+,不过这和alter修女曾投喂过流浪猫并列“教廷未解之谜前十”。

补充士子与alter童年设定
士子(幼年背景):贵族家失踪的女儿。家族中并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四女。在十岁时被人绑走,打算作为筹码胁迫家族。然而吸血鬼洗劫了士子所在小镇,士子被放在隐秘的废弃地道未被波及。吸血鬼洗劫小镇后又火烧建筑物,趁着无人打扰之际士子用衣袖上的铁片割开绳子,并试图冲出地道,士子在慌乱中打开了一个半废弃出口,凭借着体型小挤出了出口,出乎她意料的是外面是一片火后废墟,士子拼尽全力赶到了镇口并大声呼救被随后前来领取赏金的切嗣救下。切嗣起初决定将士子送回家中,不过因为士子坚决反对的态度和高超的厨艺令切嗣暂时改变了主意。半年后出于对士子安全和学业的考虑,切嗣安排士子住进教廷管辖范围的寄宿制学校,每周探望一次。然而在一次周末探假之后,切嗣就没有再次出现。士子开始留意寻找和切嗣有关的一切信息。士子在与切嗣失踪后舍弃原姓,自名卫宫士子。

黑弓(幼年背景):与士子是同一家族,但由于是私生子,并没有和大家族居住在一起,对于同样存在感不高的士子,并不知晓其存在。家族只提供黑弓的生活费,至于其他一概不管。alter寄宿在人类与吸血鬼边境地带的一所教堂,曾有叛乱发生,部分人类与被通缉的吸血鬼结盟攻击教廷势力。人类与人类残杀,吸血鬼与人类残杀。alter被安排紧急撤离然而叛乱分子根据叛变者情报切断了城市对外的全部交通,联络也极为困难,alter被迫留下。日日都有战争和屠杀发生,alter几近达到承受极限。最后alter跟随着少部分幸存者在援军帮助下突围获救。之后alter转入另一所教廷管辖的学院。因为学业与格斗技巧极为出色获得推荐进入异端审判所的机会,在测试中证明了自己的忠诚并表现出众,长于灵活性和肌肉强度,曾被误认为是强化机械。

最后感谢观看!
后续靠脑洞,望咸鱼之力长存。

【脑洞向】迦勒底小组(部分成员设定)

备注:脑洞向架空,Trinity Blood背景,fgo,fz人物都有
cp目前已定的有 罗曼咕哒♀ 枪弓  言切  双贞
ps:卫宫士郎性转,玛修性转!(如感不适,可迅速返回)
ready?
go!

大前提:二十二世纪人类发生核战争,导致大灾变的发生,人类文化急剧倒退,虽然技术较为先进,但人类的思想已倒退至中世纪。

迦勒底小组:教廷的特别部门,主要职责是处理教廷势力范围的与吸血鬼相关事件,清除被教廷视作威胁的吸血鬼,成员主要由圣遗物的使用者组成。因吸血鬼的特性,恢复力强,战斗能力强,在教廷管辖范围通常由可使用高杀伤力圣遗物的迦勒底派遣执行官处理解决。但圣遗物并不是吸血鬼的最有效杀伤武器,将足量的银注入吸血鬼血液和阳光是解决吸血鬼的最有效方法。

吸血鬼:长生种的说法更受“吸血鬼”们喜爱。吸血鬼们其实只是外星细菌Bacillus·kudlak 的植入者,这种病毒具有延长人类生命,强化人类恢复能力与肌肉力量等功能的能力。由于首批植入细菌重返地球的外星移民计划移民在地球紫外线辐射下发生基因异变,红血球的消费量也上升到数百倍以上。再加上由于贫血症引起了强烈的吸血冲动,使得文明开始退化的地球人畏惧地将他们称为了“吸血鬼”

吸血鬼猎人:Bacillus·Kresnik细菌持有者Bacillus·Kresnik作为Bacillus·kudlak 的变种以含有Bacillus·kudlak 的血液作为主要食粮。只有3个Bacillus·Kresnik适应者者存在于世。

人物篇
罗曼:无可救药的甜党神父。喜好是加了三勺糖起底的迦勒底特供红茶。由于平时战斗时耗费的能量太大,食量直逼迦勒底人均前沿,曾和咕哒子匿名参加大胃王竞赛,获得并列冠军。遗憾的是执行任务时打斗幅度往往很大导致环境破坏严重,教廷报销金额居高不下,为此罗曼的工资常常被扣光。罗曼自此过上了有上顿没下顿的蹭食生活,咕哒子是被蹭主要对象之一。因为平时战斗时经常划水,不到关键时刻不认真,一直被大部分小组成员视作战斗力垫底成员,生活在迦勒底小组的底层世界。真实身份是迦勒底的王牌–吸血鬼猎人。源自旧时代的Bacillus·Kresnik细菌持有者,看上去是青年的样子年龄实则未知。战斗时不会轻易解放能力,一般由10%能力解放开始,几乎不会超过30%能力解放,一旦能力解放达100%Bacillus·Kresnik人格所罗门就会接替罗曼人格。被指定作为咕哒子的搭档,名义上的搭档实际上是确保咕哒子安全。

藤丸立夏:迦勒底人气新人,曾创下过击败迦勒底王牌罗曼的壮举,虽然罗曼在比赛中是完全放水状态,但仍获得手撕王牌的称号,事后罗曼对此多次抗议,可是依旧无效。咕哒子被举荐进入迦勒底,作为格斗A,多方出色且十分了解吸血鬼的教廷新秀。更主要原因是咕哒子是世界核系统仅有的人类权限者,咕哒子的父母在死亡前将权限转交给了咕哒子,并托付作为主教好友的好友代为照看咕哒子。咕哒子的幼年时代便在教堂度过,后主教根据协议将咕哒子举荐给迦勒底小组,红衣主教凛将负责藤丸立夏的安全。在进入迦勒底小组的适应期中意外地与某个主防御类圣遗物匹配成功,由此编入派遣执行官名单。

卫宫士子:迦勒底的下午茶担当。被人熟知的理由确是精湛的厨艺,最为出名的是亲手泡制的红茶,经常会有其他不知名同事到迦勒底蹭下午茶,虽然会被迦勒底小组成员以各种方式请走,但前来蹭茶的人依旧络绎不绝。教廷的某一内部福利就是士子的手工点心。因为红茶泡的十几分出色在某次下午茶中被库丘林戏称为“红茶修女”。库丘林随后被红茶修女用双刀痛殴一顿并取消了一个月下午茶。然而从今以后“红茶修女”这个绰号就在迦勒底乃至教廷传播开来,这让士子很苦恼。士子与凛是大学同学。在某次意外事件中,士子受到了严重的辐射以至于身体机能混乱,陷入瘫痪。凛代表教廷出面与士子进行谈判。教廷方面表示愿意以对等的辐射治疗士子条件是已匹配圣遗物的士子进入教廷工作同时保证绝对不会对外公开这场事件。士子接受了条件,在接受治疗后得以重新站起,而且由于士子的细胞遭遇到双重辐射在某种程度上获得变异,因此身体的恢复力与强度大幅提升,不过仍有部分身体没能恢复,在得到士子的同意后,士子无法修复的身体部分以机械代替,士子因祸得福拥有了投影能力。士子部分时间担任凛的副手,负责记录整理和保证凛的安全。大部分时间还是用于执行任务。

库丘林(枪阶):迦勒底搞事实力先锋。库丘林与士子的圣遗物使用交流已成为迦勒底日常戏码。库丘林是教廷贵族中显赫一支的成员,是家中的二子,幸运地躲过了严格管教,可由于多次顶撞师傅令斯卡哈烦不胜烦被丢进迦勒底小组美名其曰通过历练增长经验,实际上是被罚作免费劳动力。在初期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莫名失踪,被多次投诉。凛不得已安排实力不相上下的士子协同库丘林出任务防止库丘林半中跑路。

卫宫切嗣:迦勒底最为神秘的人。任务是情报提供,一般很少在其他成员面前出现。原职是赏金猎人,在一次执行刺杀言峰绮礼的任务中被事先埋伏好的异端审判所人员围捕,言峰绮礼在监狱以保留性命和吸血鬼帝国的爱因兹贝伦家族的情报作为条件将切嗣招入麾下,切嗣虽然拥有行动自由但手腕上带有监控定位的手环,一旦切嗣脱下手环或是做出有悖计划的行动,手环将自动注入神经毒素。被言峰绮礼安插入迦勒底小组监控凛,在特定时间向言峰绮礼汇报情况。

言峰绮礼:教廷的红衣主教。在政 治方向上与凛相对,是激进派的领导者,一直认为凛的思想过于理想,太过天真,每次红衣主教例会中都会与凛争锋相对。手中握有异端审判所的管理权。

远坂凛:教廷世袭红衣主教。反对言峰绮礼的政 治方向,主要负责教廷外交。常常在例会中抨击言峰绮礼思想过激,毫无可行性。是迦勒底小组的现任管理者。

库丘林(c阶):家中的红衣主教继承者,从小严格管教,吃尽苦头 。在上任家主去世后终于得以摆脱严格的师傅,成为继任主教。立场属于中立,在主教例会中极少发眼,多数人都认为他是个肤浅的花花公子,少数了解他的人知道这只是一层富有欺骗性的伪装,现任教廷宣传部部长。日常打着看完弟弟的名义去迦勒底小组蹭茶。

马修:号称迦勒底的良心之一。一般在士子不在的时候负责下午茶。使用盾系的圣遗物,对于新人的立夏十分关照,是立夏实习期的老师。

热烈欢迎讨论脑洞的人员
是否有下文试看脑洞热度
感谢观看!

【叶修中心】断片

给叶神的生贺,肝力太差,只写了两个片段,不算正经文,纯属纪念意义用于庆生 联文
@Bk空白丶 主线由空白担当 此处属于衍生补充或者是新支线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注:文章极渣!)
ready?
go

熟悉的闹铃声在耳边骤然作响,叶修下意识地伸出左手试图给予闹钟一个足以使它永远安静的蓄力一击,随后他停下了动作。记忆角落的齿轮在接受到听觉的暗码后由缓至急地开始了加速运动,回忆一闪即过,叶修勾起唇角满意地确认了线索的总和。这里是他生活了十五年的家,叶家。此前入耳的铃声陪伴了他有十余年之久,是叶秋最喜欢的那款无误,不过那也只是他15岁之前的喜好,至于叶秋现在的音乐喜好叶修几乎没有可以加以形容的语句信息,他有许久没有联系叶秋了。叶修再度打眼观察着四周,一个略显扭曲变形的大号旅行箱挤入了他的视线还顺带着一个涨得像个受惊过度的河豚的背包。很好,叶修不介意再来一次离家出逃,只要叶秋一如上次那样好骗。他走向背包试图完善自己对于自己的判断,本被关闭的房门被人以较小的力度转开以至于房门打开时近乎没有声响。“哥。。。你醒了。”叶秋惊愕地顿在门前,有些怀疑地打量着叶修。随后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将身后露出一角的东西又严严实实地塞回了身后。“闭上眼,千万不要在我过来前睁开”叶秋用一种极为郑重的语气重复着一个分为稚气的命令。叶修合上眼,他明白接下来将会发生的惊喜,但他选择了沉默。被双手捂得微微发热的物件被送入他的手中,他拢紧了手指轻触着游戏机的按键,开机音欢快地开启了伴奏。“生日快乐!哥哥”叶秋凑近了他的耳畔以惊人的音量盖过了游戏自带的bgm。“谢了啊,我的傻弟弟”叶修在最后三个字有意地施加了重音作为对此前叶秋行径的回礼,并饶有兴致观察着叶秋变幻丰富的脸色。叶秋似乎正欲驳回,可反驳之词被他紧紧锁在喉头“也许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吧”他这样想着,放松了紧绷的脸部。“算了,看在你今天过生日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了。”“不错啊,叶秋过了15年你终于第一次学会了尊长,不容易,不容易。”怒火以一种新的姿态咆哮着涌上心间,叶秋彻底放弃最后的抵抗“混蛋叶修!”叶秋甚至忘记了放低音量,只有叶修才做得到让未来的叶总彻底抛弃理智。叶家日复一日的保留戏目又一次地拉开了帷幕。
黑夜于宁静中张开双翼,火车飞跃山间,劳累向来是世上最好的助眠剂,梦境包围了叶修,他感受到意识正在一寸寸脱离没入混沌,纷乱的感官接连宣布下线,黑暗中仿佛闪烁着隐隐的光,随后光芒在转瞬间炸裂,声音与光线一齐涌向了他最后的黑暗被撕扯得粉碎,视觉又一次被强制开启。
昏黄的光刺激着脆弱的视觉,叶修用双手反复按压着太阳穴缓解生理上的眩晕。恢复机能的听觉捕捉到了又一条信息“叶修大大又熬夜做代打了,我理解游戏对于我们的重要性,可这不代表我们可以忽视健康,今天你的指标完成了,已经很晚了休息吧。”一杯加温过后牛奶被随后送入叶修虚握的右手。“我不是小孩了沐秋,不需要沐秋大大的爱心助眠牛奶。”回复叶修的是他最后苏醒的触觉。叶修松弛的双肩上传来了节奏性的揉压,脖颈周遭僵硬肌肉得以放松。“嗯,沐秋大大的手艺还是挺不错的。”“知道了就赶紧去睡觉!”“沐秋大大欺负未成年人。”叶修故意拖长了声音。紧接着他就被“欺负未成年人”的苏沐秋强行带离了座椅。“沐橙救我。”路过此处的苏沐橙微笑着选择了无视并在心中暗暗地给兄长点了个赞。

祝叶神生日快乐!
感谢各位的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