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的斗篷星人

真·脑洞咸鱼(阿根廷牛肉风味

【叶修中心】断片

给叶神的生贺,肝力太差,只写了两个片段,不算正经文,纯属纪念意义用于庆生 联文
@Bk空白丶 主线由空白担当 此处属于衍生补充或者是新支线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注:文章极渣!)
ready?
go

熟悉的闹铃声在耳边骤然作响,叶修下意识地伸出左手试图给予闹钟一个足以使它永远安静的蓄力一击,随后他停下了动作。记忆角落的齿轮在接受到听觉的暗码后由缓至急地开始了加速运动,回忆一闪即过,叶修勾起唇角满意地确认了线索的总和。这里是他生活了十五年的家,叶家。此前入耳的铃声陪伴了他有十余年之久,是叶秋最喜欢的那款无误,不过那也只是他15岁之前的喜好,至于叶秋现在的音乐喜好叶修几乎没有可以加以形容的语句信息,他有许久没有联系叶秋了。叶修再度打眼观察着四周,一个略显扭曲变形的大号旅行箱挤入了他的视线还顺带着一个涨得像个受惊过度的河豚的背包。很好,叶修不介意再来一次离家出逃,只要叶秋一如上次那样好骗。他走向背包试图完善自己对于自己的判断,本被关闭的房门被人以较小的力度转开以至于房门打开时近乎没有声响。“哥。。。你醒了。”叶秋惊愕地顿在门前,有些怀疑地打量着叶修。随后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将身后露出一角的东西又严严实实地塞回了身后。“闭上眼,千万不要在我过来前睁开”叶秋用一种极为郑重的语气重复着一个分为稚气的命令。叶修合上眼,他明白接下来将会发生的惊喜,但他选择了沉默。被双手捂得微微发热的物件被送入他的手中,他拢紧了手指轻触着游戏机的按键,开机音欢快地开启了伴奏。“生日快乐!哥哥”叶秋凑近了他的耳畔以惊人的音量盖过了游戏自带的bgm。“谢了啊,我的傻弟弟”叶修在最后三个字有意地施加了重音作为对此前叶秋行径的回礼,并饶有兴致观察着叶秋变幻丰富的脸色。叶秋似乎正欲驳回,可反驳之词被他紧紧锁在喉头“也许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吧”他这样想着,放松了紧绷的脸部。“算了,看在你今天过生日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了。”“不错啊,叶秋过了15年你终于第一次学会了尊长,不容易,不容易。”怒火以一种新的姿态咆哮着涌上心间,叶秋彻底放弃最后的抵抗“混蛋叶修!”叶秋甚至忘记了放低音量,只有叶修才做得到让未来的叶总彻底抛弃理智。叶家日复一日的保留戏目又一次地拉开了帷幕。
黑夜于宁静中张开双翼,火车飞跃山间,劳累向来是世上最好的助眠剂,梦境包围了叶修,他感受到意识正在一寸寸脱离没入混沌,纷乱的感官接连宣布下线,黑暗中仿佛闪烁着隐隐的光,随后光芒在转瞬间炸裂,声音与光线一齐涌向了他最后的黑暗被撕扯得粉碎,视觉又一次被强制开启。
昏黄的光刺激着脆弱的视觉,叶修用双手反复按压着太阳穴缓解生理上的眩晕。恢复机能的听觉捕捉到了又一条信息“叶修大大又熬夜做代打了,我理解游戏对于我们的重要性,可这不代表我们可以忽视健康,今天你的指标完成了,已经很晚了休息吧。”一杯加温过后牛奶被随后送入叶修虚握的右手。“我不是小孩了沐秋,不需要沐秋大大的爱心助眠牛奶。”回复叶修的是他最后苏醒的触觉。叶修松弛的双肩上传来了节奏性的揉压,脖颈周遭僵硬肌肉得以放松。“嗯,沐秋大大的手艺还是挺不错的。”“知道了就赶紧去睡觉!”“沐秋大大欺负未成年人。”叶修故意拖长了声音。紧接着他就被“欺负未成年人”的苏沐秋强行带离了座椅。“沐橙救我。”路过此处的苏沐橙微笑着选择了无视并在心中暗暗地给兄长点了个赞。

祝叶神生日快乐!
感谢各位的观赏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