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的斗篷星人

真·脑洞咸鱼(阿根廷牛肉风味

【萨莫】帝国纪年录(正文)

                注: 观前建议搭配此前的设定篇食用更佳
                 文笔极糙,脑洞神奇,咸鱼文手已弃疗
                                  

                                    帝国纪年录

                                       【序】
“正如各位所见,这里便是帝国十大名相之一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的故居——慕利卡城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慕利卡城堡几乎完整见证了莫扎特跌宕起伏的一生,不论是他一生的巅峰,继位塔兰克侯爵;亦是他短暂人生的终点,殒命寒冬。……”
眼前的导游仍在重复着千篇一律的开场白,混入旅游团沃尔夫冈不禁感到一阵心烦,如果不是全景区只有这一个旅行团编制最为松散且混入后不会被队内成员发现继而轰出队伍,他,沃尔夫冈可以指天发誓,当导游先生念至第二句时他已经没有任何想要听取下文的耐心。伟大的音乐之神啊,为什么这个执着的人至今不愿更换他的介绍词,他一直重复的这篇已经用了将近3个月了啊!沃尔夫冈在心中以最大音量抱怨着。根据以往时间的测算,导游先生将在6分钟内结束这场毫无特色的介绍,他再度低头查看手表,确认导游先生的单人秀至多还有1分钟,不幸的是我们的沃尔夫冈先生也仅剩下8分钟的休息时间。他揉了揉前额试图让自己更为清醒些,大战还在后面呢。
“现在就让我们追随着莫扎特的足迹,一同来到那个神秘莫测的飘摇时代。”队伍开始缓慢地移动,城堡的入口似乎近在咫尺。沃尔夫冈有意压制的急躁情绪也在蠢蠢欲动,他无法给这种骤然冒出的情绪一个合理的出现原因,平心而论,沃尔夫冈的确称的上是慕利卡城堡的老熟人。从小学时期的初次春游到昨天的常规式察看,他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表示他极有可能来过这里近百次,但古堡对他的引力却从未随着次数的增长而消匿,与其相反它甚至隐隐有着失控的趋势。沃尔夫冈厌恶约束,可这不等于他会对失控坐视不管。他尝试着再次收回躁动的情绪,遗憾的是他失败了。在进入古堡过后,它就像接收了最新命令一般固执地向沃尔夫冈的脑海传播着意味不明的信号。它在引领着沃尔夫冈穿过熙攘的人群,走向一侧僻静的长廊。够了,停下,我的目的地是藏书馆,不是会议厅,沃尔夫冈向这莫名的引力激烈地控诉着,然而一切无果,他仍在已定方向运动,同时运动的速度还在稳步上升。
会客厅,办公处,会议室。。。沃尔夫冈没有在料想中的会议室门前停下,他又向前迈出几步转进了一间并无多少特色的房间。但接下来的事足以给他更大的惊喜,一个略显熟悉的男孩背对着他立于窗前,也许是察觉到沃尔夫冈的到来,男孩转过身子向他打了个招呼:“您回来啦,马蒂尼老师。”就在男孩说出最后一个单词后,他的身影消失了,仿如夏日的微风那样骤然而现转瞬即逝。沃尔夫冈不得不收起因震惊而发散在外的思绪,逐条梳理着已得信息。男孩身着的古王纪时代风格红礼服明显不会出现在普通学龄期儿童身上,但慕利卡城堡直属的官方旅游部门也从未有邀请过儿童演员为旅客们更进一步还原历史…
红色礼服,古王纪,马蒂尼,沃尔夫冈似乎想起了什么,之前发生的那一幕在他的脑海中被寸寸倒转,直至停留在男孩转身的瞬间,男孩的面庞与沃尔夫冈最为熟悉的几幅肖像画之一几乎完全重合在一起。哦,音乐之神,沃尔夫冈用手指深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由狂喜和惊诧造就的洪流早已将他埋没。那个男孩…正是他专攻的历史对象之一,帝国名相莫扎特!
没人告诉过你死去的人会复活,他百年前就去世了,只有你整日研究资料看疯了才会出现这种骗人的幻想,想想你的科学课,你已经是个大学生了,能不能放弃这种毫不现实可能,沃尔夫冈的理性在沉寂多时后终于再度现身,沃尔夫冈的想法被全盘驳回。他走向窗边在男孩的位置做出最后的确认,这里空无一物,只有那窗外的蔷薇此时正盛。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