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的斗篷星人

真·脑洞咸鱼(阿根廷牛肉风味

【露中】他与娃娃们

  老文搬运,有政/治映射。随笔,渣。


布拉金斯基先生要搬家了,他正进行着临行前的最后一次检查。一个略显陈旧的箱子就静置在屋子的一角,箱子的开口处被磨得平整光滑,大约是因为主人频繁开启的缘故。布拉金斯基像往常一样打开了箱子,箱子里面有不少娃娃把箱子填得满满当当。那个手握粮叉有着奶白色短发的娃娃是冬妮娅,一个心思细腻,格外敏感的姐姐。冬妮娅的手工不错,柔软米白的围巾在冬日很是温暖,伊万从幼时用至今日几乎没有换下。如果有机会,伊万很想从姐姐那儿再打劫几条回来。不过,他早已失去了机会。冬妮娅与他的矛盾日益激增,其中当然少不了琼斯的从中作梗。终于在那一天,冬妮娅毫无留恋地公然离开了家,一去不复返。
      谁也不知道那个头戴素色蝴蝶的佳丽曾是伊万的一个噩梦:娜塔莎一直极度迷恋着他的兄长。娜塔莎并不喜好声张,她一直隐没在兄长的辉煌光荣里。娜塔莎对兄长的痴情众人共知,她甚至为伊万与王耀共渡蜜月心生不满。“兄长,难道我不是你的妹妹么?你为什么抛下我和那个王耀独享蜜月?”她如是说着。当然,娜塔莎并不喜欢一味地退却。或许她与冬妮娅之间有更多共同话语,在与冬妮娅进行数次沟通后,她追随着姐姐的脚步随之离去。“哥哥你变了,不再是原来的你了。”这台词听上去还真像隔壁的狗血剧,而娜塔莎脸上的坚定却是那样的真真切切。好姑娘娜塔莎也有自己的权利,无人不向往着自由,对吧,伊万。他在心中反反复复地说着。总体来说,他和娜塔莎的关系还算不错,相处得较为和睦,鲜少波澜。
       有着亚麻色发丝的是个立陶宛小伙托里斯,算上以前他还勉强算个听话的下属。每每当伊万注视着他时,他常会像只受惊的小兔,不由自主地流露出苦苦掩藏的胆怯。当然,伊万并不认为自己像个可怖的魔王,这一定是因为托里斯自身的懦弱,他理直气壮地着猜测着。即使如此,伊万也不能否认托里斯有个作为好下属的潜质,他总是说的少做得多,冲着这点他暂时压下了辞去托里斯的想法,集团里的有生力量还是值得保留的。准确地说,托里斯不讨喜的原因尚有另一个层面,据传言,托里斯一直爱慕着他的妹妹,高岭之花——-娜塔莎。在得知这个传言时,伊万不禁为这可怜人捏了一把汗。祝这忠诚的骑士今生能得到女王的垂青。
        满头稻草般金发的拥有者叫做阿尔费雷德•f•琼斯,一个傻兮兮天天梦想着当世界的hero的疯子,一个对于伊万而言烦人至极的竞争对手。阿尔费雷德有些糟糕的脾性没让他和伊万少打几场,结果往往两败俱伤,谁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人就此结下梁子,阿尔费雷德开始不留余力地抹黑伊万,竭尽其所能。伊万不是没尝试过阿尔费雷德泼脏水,不过效果不好罢了。但日后,阿尔费雷德身上的伤似乎比之前更为惨烈。
        箱子里的娃娃被掏出不少,可显然伊万没有找到目标,他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娃娃们摊散在屋子里洋洋洒洒占据了小半个房间。他终于渐渐地停下了,像捧着珍宝似的,举起手中的娃娃。娃娃是在x年前的制作的,这一点他记得很清楚。那时的他与王耀并不是恋人,当然不会知道二人在未来交织的命运。但有个搭档总聊胜于无,他们间的配合在起初根本不能说的上完美甚至说不上融洽,彼时的王耀锋芒毕露,曾经的伊万年少轻狂。台上看不出征兆,背地里争争吵吵少不了。直至伊万感到力不如前,王耀的支持者个个背离,哦,现在可好,他们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生活使他们不得不站在了一起,风雨同舟。他们为纯粹的理想全力以赴,他们的默契开始生根发芽,成熟结果,友情在困苦中提炼出爱情。他们变得如胶似漆,像任何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未来从来不容乐观,大意者终将咽下苦果,错误的决定,意见的分歧,日积月累着摧毁昔日的联盟,他被迫踏上了有去无回的旅途。雪越下越大,冰冷刺骨,绵密的雪寸寸覆盖,他的四肢麻木而无力,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步入绝境,没有人能帮我了,不,准确地说没人会帮我,孤独的人喃喃低语。雪蒙住了他的双眼,梦神展开漆黑的双翼,一切寂静无声。
         “伊万,你还没好么?”清亮的声音自远方传来,梦魇似迷雾般散去,斯拉夫青年这才缓过神来,有些尴尬地面对着满地的娃娃,看来耀的一顿说教是少不了了。这就伊万的小半生,称不上完美,似乎还有些惨不忍睹。不过这并不重要,至少他们的时间还有很长很长,至少在最后的最后他们没有失去彼此。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