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的斗篷星人

真·脑洞咸鱼(阿根廷牛肉风味

杀戮天使佣兵团,参上(三)

基于Rachel的魔力向来只在夜晚达到鼎盛,她决定于夜晚展开行动。借着昏暗的夜色,Rachel得以在临近福利院的位置施展侦查魔咒“赞美你弗露维亚③,以你之眼,月光下无所隐藏。”围绕着福利院的铁栏仿佛催生出密密匝匝的红黑色藤蔓,它们彼此扭曲交织连接为一张完整的大网将铁栏全数包裹。Rachel可以得出结论了:是中阶左右的普通亡灵系警戒魔法,对魔法反应较为灵敏。由此,进入福利院的方法不得借助魔法。这令Rachel不禁向神祈祷,希望神能助她一臂之力,使她尽快成功翻越铁栏。
大概是因为对自己法术的过分信任,缇络妮没有在铁栏上多做手脚,与其相反,铁栏不但没有较高的高度,而且布设着易于攀爬的弯形装饰,即便是如Rachel一类的攀爬新手也可轻松翻越。Rachel自边门一侧翻入院中,边门不远处的杂物是些不错的掩体,但杂物下的土地中若隐若现的腐臭味让Rachel倍感不适,因而她决定加快速度结束任务绝不停留。在远离铁栏几米后,Rachel知道是时候给魔法登场的机会了“善于隐迹的迷雾,请为我遮藏”不出几秒Rachel的身影就消融于夜色。无风之夜院中一扇无灯房间的小窗却被突兀地打开,只有片刻后又诡异地合上。由于隐蔽魔法有时限限制,Rachel计划在离开所处房间后再度使用。借着微弱的月光Rachel扫视着四周,凌乱的垃圾绷带洋洋洒洒占据了半壁江山,应该是间类似杂物室的房间。时间没有给Rachel足够的喘息之机,强烈的气旋拂过Rachel,片刻内漆黑的镰刃紧逼而至,Rachel仅来得及向反侧歪倒。镰刀没有停止,竖直扎入地板,水泥地发出不堪的噪声,细小的石头碎屑四下弹动,楼上也应声传出震耳的吼叫“zack你这家伙在搞些什么!”
袭击者碍于吼叫不得不稍作停止,这短暂的间隙给了Rachel宝贵的闪避时机,她就地一滚将身体缩为球状,借惯性从地上一跃而起。在身体站定后,Rachel迅速摆出战斗姿势,以求获得更多优势。“唉,不过是一个小鬼吗,连脸上的表情都僵硬得像玩偶一样,真是让人没有想杀的兴致。那么这样吧,给你三秒,如果你能躲开我,(我)就不杀你了”楼内回荡的脚步声愈加清晰,这边的黑发男人也在进行着死亡的倒数,致命的游戏已经开始。
Rachel可以发誓这是她最快的一次施咒,几乎在她开门的瞬间她的身影就迅速没入屋门制造出的阴影中,她燃烧着魔力,倾尽一切可能延长魔法的时效。Rachel决定沿与缇络妮相同方向逃跑,但令她苦恼的是她的脚步声极易引起缇络妮的注意,静音魔法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
走廊尽头一扇附有魔法禁制的石门停下了Rachel的脚步,她面前的路在此为止,相比其他普通的木门,这扇石门可谓疑点重重。门上的魔法波动与缇络妮气场的能量波动一致,它应该是属于缇络妮的密室,法师们向来注重隐私,他们鲜少给予他人踏足他们个人领域的机会,也许她可以在门里躲一会儿。石门的禁制繁杂而混乱,不过这对擅长逻辑推理的Rachel构不成威胁,为以防万一Rachel又在门上施了一个静音魔法,石门不急不缓地向内退着,等石门留出足够的空隙后,Rachel立马闪身进入,令疏清的门禁重归混乱。失去控制的石门急速冲至门框,Rachel相信施加静音魔法的确至关重要。房间内弥漫着刺鼻的药物气味,几盏幽绿的小灯勉强负责着照明,四面的石砖堆砌地严严实实,角落里散着数个大匣子,壁面被架子撑得满满当当,架子上满是瓶瓶罐罐,透过幽绿的光原本浸透着丑陋标本的瓶子折射出诡异的颜色,只有实木桌子显得较为正常,叠放着图纸与少部分实验用具。
③弗露维亚:月神

评论

热度(5)